/ whatever

Met A Guy At Nozawa

這位單板玩家一開始就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當時我正在解開 binding 準備上前搭滑雪吊椅,他動作敏捷的迅速從上方滑下來,搶在我前面進入單人通道(註一)。

他穿著一件素色的雪衣,看起來相當舊;雪褲也是,末端的部分已經有類似牛仔褲那樣因摩擦而破損的情形。當看到牌子是 Ripcurl 的時候,著實下了一跳。

「Ripcurl 是衝浪品牌吧,沒想到也有出滑雪用品。」

鞋子就新潮了許多。的確,鞋子直接影響到板子的操控,所以對技術好的人來說,雪衣雪褲可以穿相當多年,但鞋子如果舊了,就會馬上換掉。

那頂黑色的安全帽也讓我端詳了許久。看得出來已經有一段歷史,但是保養的非常好,給我種如果不好好照顧這頂安全帽,自己就會失去性命的感覺。安全帽下方穿著一體式的罩頭套,加上雪鏡帶著,看不到臉,也看不出年紀。


仔細打量完前方這位雪客之後,也差不多快排上四人坐的滑雪吊椅。這次多人通道是兩個人一組,所以還有兩個位子,這位雪客回頭示意邀請我一起搭上去,想必他也感受到來自後方的好奇眼光吧。

上了滑雪吊椅後,這位雪客脫下安全帽,這才看清他的容貌:西方臉孔,頭髮花白,年約五十,眼神流露出對自己滑雪技術的自信,但是其中一顆眼珠相當混濁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的。

滑雪吊椅搖搖晃晃的緩慢上山,於是我們開始閒聊。

「你從哪裡來的?」

「澳洲,會在這裡待三個月。」

「哇這麼久,所以是在這裡工作嗎?還是單純來放假?」

「恩。。。沒有在這工作,我想是休假吧。」

感覺有些難言之隱。這時他指向左方,是一個在樹林間的半管狀地形,但雪不夠深還有一些樹枝裸露在外面。

「看那裡!當雪再多一點的話,那裡會是一個天然的半管(註二)。」

他繼續說:

「這已經是我連續第三年來這裡滑雪,每次都會待上一段時間。但這裡遊客越來越多,我在考慮換地方了。」

連續這麼多年都來嗎?難道這裡有什麼特別的吸引力,讓明明在澳洲也有雪滑的情況還跑來這裡?

「會來東亞是因為,我在印尼衝浪了二十年。」

難怪穿 Ripcurl 的用品。

「但衝的實在太兇了,因為陽光瘋狂直射的關係,傷到了自己的眼睛。」

他用混濁的那隻眼睛看著我,像展示一件藝術品般,露齒微笑。

「不得已只好換一個嗜好囉。所以我選擇了滑雪。」

原來如此,我伸出手,介紹了自己的名字。他握住之後說道:

「我叫強尼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
本來搭乘滑雪吊椅上去後就要右轉下山的,但因為很好奇衝浪二十年的強尼會怎麼滑雪,於是我臨時改變心意,跟著左轉出發。

強尼著裝非常快,於是我示意他先走。

他先衝往路線的左邊,到達最邊緣的時候,作出類似衝浪的 top turn 動作(註三)來作轉向,反方向跑回路線。但在第一個彎就摔了。他爬起來往右滑,到最右側再作一次同樣動作,又摔了。

我完全被搞糊塗。

於是跟上去多觀察了幾次之後,終於了解他的玩法:他會把速度加到很快,而且會在最極限的邊緣作轉向。

雖然強尼摔了不少次,但還是把我遠遠拋在後面,他在一個段落處等我。滑經他時我說了一句:

"You really take risk!"

"Yeah!" 強尼非常開心,摔倒了又怎麼樣呢?他享受的是迎向挑戰的這個動作。

在下一個段落,強尼觀察了我的動作,並提出了他的建議:

"Now you have to go really really slow, and find your own style."
"After that, you can go faster and faster. "

當下我心頭一震,一個拼命三郎式滑法的人叫你要滑慢一點,這滋味相當複雜。但說不定這句話道出了他從事極限運動二十年來的心得,或許他也是這樣滑過來的。


強尼先出發滑走了,這次他沒有在段落處等待。加速滑回滑雪吊椅站後,環顧四方試著找尋,也沒有見到身影,想必已經走遠了。

之後在雪場再也沒遇到強尼。

後來反覆咀嚼他的這段話,心想,說不定人生也是同樣道理。

註一:在人潮眾多時,某些四人共乘的滑雪吊椅,會開放一條路線給單人排隊的雪客,目的是讓運載效率極大化。

註二:半管(pipe)是一個呈半圓的地形,在這樣的地形可以透過橫向移動去取得速度,並作一些特技動作。

註三:top turn 是衝浪者由浪壁底部衝上頂部(bottom turn)之後,所作的 180 度轉向動作,可以再次下衝獲得速度。

Met A Guy At Nozawa
Share this